汉中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雷语频出专家变砖家影响公众信任混淆社会视

发布时间:2019-06-09 18:14:20 编辑:笔名
流产月经量少的原因
经期延长的几种原因
内膜薄月经量少怎么调理

“110个城市房价即将面临崩盘,现在的投资方式是赶紧卖掉房子。”连日来,挂着“国家发改委顾问”头衔的深圳大学当代金融研究所所长国世平成为舆论焦点。因这一“耸人听闻”的判断,他被友赠送“崩盘帝”绰号。

据称,国世平是在清华大学总裁班授课时做如上表述的,他奉劝学员把房子都卖掉,一套都不剩,并称“现在中央内部预计房子很快就要崩盘,已经崩盘或很快就要崩盘的城市多达110个”。这一论断迅速在业内疯传。

在事关群众敏感神经的房价问题上,一些“砖家”屡屡“放炮”。除国世平外,据称为清华大学客座教授的曾宪斌也是其中一员。他在郑州参加地产年会时说,“评价一个城市主要看房价,房价越高城市越好越吸引人,房价越低城市越不吸引人,越丢人。”“雷语”一出,这位名气不大的专家瞬间爆红,被民调侃为“想出名想疯了”、“找骂型”专家。

还是在房地产领域,前有“反对房地产复兴的想法都是危害国家利益”,后有“挣不够4000万别来见我”的某大学教授,之后又有“25年后北京房价会达到80万元一平方米”的“预测”走红,公众愤怒的情绪顷刻被“点燃”。

除房价之外,养老等其他社会关注度极高的话题,也屡屡成为“砖家”“放炮”的阵地。面对极受关注的延迟退休问题,某大学教授提出方案:50岁的退休年龄不变,但领取养老金的年龄推迟到65岁。在回应“那这 15年怎么办”时,他表示,“让他们从生产企业退出来,经过培训参加社会服务,男的去养老院做园丁,女的给老人洗衣服,多好!”“雷语”一出,便招致公众猛烈抨击。

另外,在一些舆论高度关注的社会热点事件中,一些专家也是屡出“雷语”。比如,清华大学某教授在其微博就李某某事件发表看法时说,“即便是强奸,强奸陪酒女也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小”,这位教授的言论一出,便有民调侃称当事人是“罔顾法律,自说自话”。

日前,有媒体对专家“雷语”进行梳理,除上述“想出名想疯了”型、“挑事”型、“自说自话”型等之外,“不深入群众”型也位列其中。诸如,广东省社科院公布的据称是当地首次对中等收入群体的调查称,年收入万元的人群就是中产。结果公布后,被民质疑为“开玩笑”,民的话似乎更为可信:入门门槛的月收入只有3万元,月可支配收入只有2000多元,只能称作“草根”。

学者身份当“敲门砖” 赢得大把钞票半身骂名

梳理一些专家的雷人言论不难发现,其观点多为耸人听闻之辞,在事实面前,很难站住脚。对此,分析认为,事实上,他们正是对“专家”这个称谓进行寻租。在这部分人看来,学术所要求的科学性和严谨性已不复存在。

他们正是打着“专家”的幌子,通过“放炮”达到自己的某种目的,而其中,很大一部分人在外宣称的头衔并不属实。

比如,放出“房价越低城市越不吸引人,越丢人”豪言的曾宪斌,并非据称的“清华大学客座教授”,清华大学在声明中表示“查无此人”,友也爆料称,所谓“清华大学客座教授”不过是房地产策划人而已。

再比如,近期爆红络的“崩盘帝”国世平,也因诸多显赫的头衔备受关注。他日前接受采访时表示,现在的职务以微博认证为准,即“深圳大学金融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

深圳大学官的上述简历中写道,国世平,教授,男,湖南邵阳人。博士,现任深圳大学经济学院国际金融研究所所长。在邵阳学院、湘潭大学、武汉大学先后获学士、硕士、博士学位。1993年被收入《剑桥名人录》。主要学术兼职:国家教育部文科专家组专家委员,国家发改委特邀研究员,香港官方学术机构——香港学术评审局专家委员,全国港澳经济研究会常务理事,香港大学名誉研究员,中山大学兼职教授,台湾大学客座教授。

针对国世平1993年被收入《剑桥名人录》,媒体查询到1993年出版的《瞭望》杂志一篇报道称,英国驻华大使馆一位官员证实,出版名录的该机构是设在剑桥的商业性机构,与剑桥大学毫无关系。而入选该名录的人需要交“资料费”入册。对此,国世平表示,记得当时接到了一个函件,上面写着他被录入了《剑桥名人录》。

此外,对于“香港官方学术机构——香港学术评审局专家委员”、“香港大学名誉研究员”、“台湾大学客座教授”等职务,媒体查询香港学术评审局官方站,发现这个机构有1000位委任专家,但在该机构专家资料库,并未查询到有“国世平”。同时,台湾大学和香港大学的官中,特聘教授、兼任教授、名誉教授、研究员等资料库中,均没有国世平的名字。对此,国世平表示,深圳大学官的简历是很多年前上传的,很久没有更新了。上述香港、台湾的职务也是多年前的,近几年确实已经不再兼任。

分析认为,诸如此类的“砖家”还有很多,他们把真真假假的学者身份当成敲门砖,慢慢寻找定位实现套现,赢得了大把钞票、半身骂名。

社会公信受损 “砖家”如何正名?

今年7月,有媒体随机抽取2005名重庆市民进行调查,调查的主题就是关于“砖家”。结果显示,有八成受访者认为“专家”这个概念已经被用烂。

专家变“砖家”,这已经是老生常谈的话题,不过随着“专家”被污名化,“学者”、“大师”也迅速崛起,尔后被打倒。不过,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毕竟不是正确的思维方式。

专家并非真理的代名词,但掌握话语权的他们“随意表态,雷语不断”似有不妥,因为作为公众人物,随便的遣词造句都可能对公众产生误导。

原本是没有“砖家”的,专家挨的“板砖”多了,才有了“砖家”一说。有评论称,长此以往,影响民众对专家学者之间的信任。失信容易取信难,一些“砖家”不管因何种理由抛出雷语,毁坏的都是绝大部分踏踏实实、精益求精做学问的知识分子群体形象。

面对舆论的质疑,专家群体如何为自己正名,重塑话语权威和社会公信?在没有“雷”之后“更雷”的“砖家言论”出现后,有媒体就质问:在那些“雷人雷语”的背后,是否有“吃人嘴短,拿人手软”的顾忌?是否患上“崇富病”?

对专家个人而言,有自由表达的权利,也有承担社会的义务。就学术圈来说,表达有时不仅是权利更是义务。

有评论称,面对愚弄公众的伪专家,真专家就不能始终保持沉默;当同行意见相左时,不能无原则地“一团和气”,而应鼓励一种相互辩论的氛围。只有专家们爱惜羽毛,学术圈自我管理,专家才能找回那份以真才实学支撑的荣誉感。(完)

金泰熙在韩国的地位为何这么高你不服不行
六朵金花征战美网正赛张帅力求大满贯取得突
谈判官剧照曝光原来杨幂喜欢的是这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