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中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秦时明月之鬼谷旧事第十章密室玄机

发布时间:2020-01-26 15:41:15 编辑:笔名

秦时明月之鬼谷旧事 第十章 密室玄机

小寒向着棺材近处的那一侧墙面走去。她用纤细的手指轻轻地触摸冰面,好像找到了什么区域,于是用手指在上面写了三个字,冰融化了,石门打开。

盖聂和卫庄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你在上面写了什么?”

“《广陵散》,”小寒回答说,“就是《聂政刺韩王曲》,爹爹最喜欢这首曲子,我一直都在想怎么用笛子能吹奏出来。”

“就是那个为父亲报仇的聂政!”盖聂想起一件往事,“我很小的时候,我娘很崇敬这个聂政,所以给我起名叫:盖聂。”

“原来是这个原因啊,姓盖之人蛮难起名字的,你娘这个名字给你起得很好。”

“咳咳。”卫庄在旁边清清嗓子表示自己也需要夸奖。

“卫庄,伪装,”盖聂摇晃着脑袋,故意说,“小庄,你是在装什么啊?”

“你!”卫庄和盖聂又开始拉拉扯扯起来。

这时石门打开,眼前是挂在密室中的各种珍贵宝剑。

“天哪!那一把一定是干将!”抓着盖聂衣领的卫庄惊叹道,手慢慢松开。

干将剑果然是在这里,它剑身发蓝,上面有着龟背一样的纹路,干将剑剑身较莫邪剑窄,他们并没有在其中找到莫邪剑。

“莫邪居然不在这里!这两把剑一雄一雌,一般不会分开的,干将剑居然甘心被放在这里。”

“那他也很无奈啊,”小寒看着那把天下习武之人都想要的宝剑,“不过,他一定会有机会寻找到莫邪的。”她低下头来看到了紧紧抓着她的盖聂的手。

小寒抬头看到盖聂的眼眸里被另一把黑色的剑所照亮,它被正挂在他们面前的密室的墙上。“湛卢!”

“那把可以预测天下大势的宝剑。”小寒想起鬼谷子告诉她的十大名剑的故事。

湛卢剑闪烁着黑色的光芒,掩盖了他锋利的剑身,显示出无尽的仁慈和宽厚。

还有很多很珍贵的他们不知道名字的宝剑保存在这里。

“师傅从哪里弄来这些名剑的?”

“这些宝剑应该是爹爹在朝堂之上胜过别人之后,众王赏赐给他的,”小寒回忆自己小的时候,“我记得当时和爹爹来到鬼谷,他就携带了这些东西,居然都保存在这里。”

“为何不去用啊?”

“这些剑太引人注目了,而且每一次出现,就会引来太多的杀戮,戾气太重。爹爹不喜欢用。”

三人又兴奋地看了一会儿。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身后的一个声音说。

盖聂迅速放开了小寒的手,他们三人不用回头就知道谁在身后了。

“小寒,你受伤了?”鬼谷子看到小寒带血的袖子。

“没什么大碍,爹爹。”小寒回应道。

“你们看够了吗?”鬼谷子回身,背对他们,三人点了点头,“切记不要将这个地方的东西说给别人!走吧。”

四人出了冰室,冰室的门关住了,上面也有一个转盘,但是没有什么文字。眼前就是一个走廊,鬼谷子一路上转了很多转盘,那些转盘上都没有文字,他们最后从弯弯曲曲的走廊尽头的台阶上去,竟从鬼谷的那棵大榕树的树洞中出来,这地方离他们进去的那个大坑也只有五米之远。

“怎么?”三人有些目瞪口呆。

“聂儿,小庄,你们把那里的那个大坑给我想办法掩盖起来,不能露出什么马脚来。”

“师傅,这里面就这有那两个冰室吗?”卫庄问道。

“这不是很显而易见。”鬼谷子回答。

盖聂和卫庄心里都在想,这两个冰室如何装得下以后所有的鬼谷子?

三人吃过午饭之后,动手将那里的大坑掩盖好,一起来到鬼谷最高的那个山崖,三人躺在那里,说今日在密室的所见所闻。

“你们说祖师爷他们的灵魂是不是就在那密室之中?”卫庄假想道。

盖聂和小寒两人没有说话。

“为何我们对祖师爷的棺材说话的时候,他总是会有回应呢?”卫庄接着说,“难道会机关之术的墨家和公输家已经有这么深的造诣吗?”

“我听说过墨家和公输家的机关兽,不知用什么发动,就能够控制着动起来。”盖聂回答他。

“相比墨家他们的机关兽,密室里的机关还算是简单咯。”小寒平躺着微笑地看着蓝天说。

盖聂和卫庄侧过身来,一左一右侧卧着看着小寒,想知道这其中的玄机。

“我们慢慢来想。当时,我们三人进入冰室,什么也没有发现,你们二人跪倒在地上拜见祖师爷,那时密室的门打开了,你们觉得在冰面上跪着和站着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小寒问他们。

“冷度。”盖聂先想到了。

“对的,因为我们都穿着单衣,跪着之时,膝部传给冰面的热要比站着时多,所以会更冷一些,我觉得下面的机关很可能是靠冰面感触的热来控制的,从而将密室的门打开。”

“那冰上的那两行字是怎么回事?”

“是靠字模弄出来的。”小寒解释说。

“可是我当时在关门之时拍了拍石门,那里还是平整的啊。”

“但是,你后来看到周围的冰冻过来之时收回了手,就是在那个时候,机关触发,字模从墙壁中突出出来。”盖聂也想到了。

“后来我们进入下一个冰室时,我在那面的石墙上摸到的是一个与边上的冰稍薄一些的一个框架,我觉得就是应该在那写些什么东西,能打开机关,”小寒抚摸着搭在肩膀的长发,“我觉得从爹爹的那个冰室进入祖师爷的那个也一定是通过这个办法。”

“可惜,师傅不知道进入那个冰室需要写些什么词。”卫庄惋惜道。

“师傅其实可以从我们进去的那个地方进去。”盖聂说。

“进去也没办法看到什么。”卫庄平躺下来,摆出一个大字型。

“直接进入的那个树洞口,需要那些转盘转过的角度,从那个大坑翻滚下去,需要知道百步飞剑的招式,怎么样都是只有鬼谷子才能进入。”卫庄接着说。

“不过,我们也进去了,甚至知道了下面所有的秘密,这就足够了啊。”小寒看着天上悠闲飞翔着的小鸟说。

“我还有着一个疑问,”盖聂也平躺下来,继续说,“祖师爷怎么知道我们不需要那些纵横之策,又怎么只建出那么两个冰室?”

卫庄知道盖聂在说什么:“那只是祖师爷他们的一种猜想罢了。不过,这都五百多年了,也是时候该统一了。”

“那我们是最后一代纵横了?”

“或许是,”卫庄又问盖聂,“师哥,你觉得还会有多少年?”

“十一年。”小寒脱口而出,卫庄和盖聂立刻坐了起来,一左一右诧异地看着她,“我猜的。”小寒脸上露出了一个抱歉的表情。

岳西县医院怎么样
长春治疗牛皮癣哪里最好
哈尔滨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长春比较好的男科医院
张家口白癜风病是怎么来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