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中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弟弟我只喜欢你眼中37度的柔情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0:13:07 编辑:笔名

夜来了,迈着冬天的脚步,我懒懒地坐在电脑前浏览网页,鼠标像个顽皮的孩子在银屏上翩飞,舞蹈,嬉闹,键盘发出哒哒的声响,构成独特的旋律。我听到了敲门声。  “谁?”我起身,由书房走向客厅,驻步门前,“谁呀”拉开猫眼,一张熟悉的眼睛隔门注视着我,“是我,楼下的。”我很迟疑,还是开了门,他夹着一身寒气进来,还是牛仔裤,运动鞋,蓝色的保暖衣包裹着他魁梧挺拔的身体,一脸柔和的笑。“好冷,好冷,又是零下10度。”他搓着手。“就是,就是,现在是三九,一年中冷的时候,”我打着哈哈。  站着,对站着,瞎聊:生活,物价,工作。我一直在看表,就是不给他让座,他装着没有看见,一直望着我,有种火焰在眼中闪烁,根本没有要走的意思。我在深思,在斟酌,在权衡,看来有些埋在心底的话,今天我必须讲明。  “坐吧,”我指指沙发。  他飞快地把身体陷进沙发。倒茶,拿糖果,瓜子,一道招待客人的完整程序,我在他对面坐定。  “你快放假了吧?”他问。  “马上,就几天了”我答。  “你自己在家?”我明知故问。  “她回娘家了,今晚不回来了。”  “嗯”我盯着茶几没有抬头。  “你还是没白没黑地写作,要注意身体。”  “谢谢你的关心。”  “今年你的玻璃门市怎么样,收入可好?捞得钱家里盛不下了吧。”我开着玩笑。  “什么盛不下,看你说的,就是挣个辛苦钱,我才做了年终盘点,也就是10几万。”  “可以了,比我强多了,我就是勉强糊口。”  “你才能说,谁不知道你是旱涝保收的铁饭碗,坐在家里也一分不少。”  “工薪阶层就是这样,饿不住,也撑不着,谁能像你一样,说不清哪天就一夜暴富了。”我慢慢饮着茶。  “容易吗,你看我,没有清闲过一天,天天都是早出晚归,风里来雨里去的。”  “是不容易。”我眼前浮出他们夫妻二人匆忙的身影,很多时日都是披星戴月,骑着个很长的电动三轮,在小区来去匆匆,白天很少见到他们。  “姐姐---”他的声音在升温。  “别这样称呼我,我们就是邻居。”我装着生气的样子。  “这有什么,你在我心中就是姐姐。”  我看到他用一种异样的眼光在我身上扫描,高出了正常的温度,我站起来,回到卧室,又很快出来,心里也颇不平静。他的心思我会不懂,我想起了早些时写的文字:    从什么时候,我开始惧怕你的眼神。那眼神充满爱怜,迷醉和火焰。求你别再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好吗?  我有多么丰富,荡漾的内心世界,常常像一汪深深的潭,我有多么明亮的双眸,时时在观察红尘的云卷云舒,你的心思我会不懂?可我不能让你走进我,只能让你站在合适的位置,做我的知己,做我的蓝颜,你可懂我?  不要说我是才女,不要痴迷我的文字。人各有所长,就像你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追求,有自己的事业。我只喜欢你身上传过来37度的体温,温馨,平和,安静,恰是三月的春风。我惧怕夏天的烈日,太热,会伤了我的皮肤,还会伤了我的心。  有多少次,你坐在我的面前,用深情的目光,注视着我,听我谈文学,谈人生,谈未来,我看到了有一种梦幻般的薄雾在你眼中升起,腾飞,化成爱的雾水,这雾水不是37度了。每次我都是残忍地撵你离开,其实我心里也好痛,当你恋恋不舍地离去,你可看到我眼中的朦胧。  有多少次,我劳作归来,经过你的家门上楼,你就会从虚掩的门缝看我,目送我一步步走进自己的世界。我能感受到你从身后送过来的灼热的目光。你常常在楼下聆听我的脚步声,我也懂。为此很多次我都是赤脚在屋里行走,不想打扰你的宁静。我生活毫无规律,常常夜里通宵达旦地写作,每次带给你的都是心疼。  你给我发过多少信息,没有一个爱字,可我早已感受到了你对我的惜恋。别怪我绝情,不回你信息,我不敢。我知道你在编织一张情网,可我永远是网外之人,不可能走入你的世界。  都说真爱无错。可如果伤害了别人,就错不可赦。人因情感才是人,也因理智才无愧于是人。都说神鬼不知。可只要你做了,天就会知道,地也会知道,空中的神眼也在看着你。我不相信轮回之说,但人必须好好把握今生。  你知道吗,爱也会是伤害?  你对我的好我记着,永远刻在我的心头,只能来世报答你。真的有来世吗?  求你,别再用这样的眼光看我好吗?    这文字,他永远也不会看到,是写给自己看的。人生就这样,有许多话只能说给自己,有许多泪只能流给自己。  我单身后来到这个小区,生活中也有些需要男人才能完成的事情,我们是上下楼,他就这样走进我的生活,偶尔也上楼帮我处理一些麻烦,这实属正常。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发现他看我的眼神,有了变化,相信每一个女人对此都很敏感。我开始冷落他,每一次来我家,都不给他让座,希望他早点离开。  “你知道我多大了?”有一次他来我家,我故意问他。  “我们差不多了吧。”我们就自报属相,“OK,我们一属相,看来我们是有有缘人,”他眼中滑过喜悦。  “说什么呢,我比你大12岁。”  “什么?别晕我了,”他很吃惊,“不信,一万个不信。”他站起来,盯着我的脸,又扫描我的全身。我的脸红了。  “是真的。”我再次肯定地说。  “真没有想到姐姐保养的这样好,显得这样年轻。”  我心里也有了三分得意:在我心里,女人就是美的化身。我从来就很在意美的历练,从饮食,穿着,谈吐,举止都特别讲究,甚至一个手包,一个发卡的颜色式样,都经过严格挑选,择别的。更重要的是每天都泡在诗词歌赋联中,身上一定有着独特的味道,“腹有诗书气自华”讲的就是这个理。所以自己虽然不再年轻,可走在人群中依然亮丽,惹眼。陌生人很难猜出我的年轻。  “姐姐,”他轻轻地唤着。  “嗯嗯。”我也有点魂不守舍,心跳也似乎加快。不行,这谈话不可以再继续,我在心里告诫自己。  他起身,站着,火辣辣地望着我。我也站起来,四目相对,一切尽在不言中,时间仿佛在燃烧。  站着,继续站着,我弯腰抓起茶几上的杯子,大口吞咽着早已冷却的水,终于使自己平静下来。  “坐下说话。”我颔首。  “嗯嗯。”他终坐下了。  “你老婆去哪了?”  “不是告诉你了,回娘家了。”  “看你老婆多好的一个人,常年和你一起奔波,也真的不容易。”  “就是没有什么文化,什么也不懂。”  “谁也不可能什么都懂,我也有很多不懂的地方,生活的舞台太大。”  “不,姐姐我觉得你懂的特多,每次和你聊天,都增长很多知识,我真的好羡慕你,只恨自己读书少,不能真的懂你。”  “别这样想,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圈,都有自己的世界。好好生活,别想别的。”  我记起了,每次聊天,他讲的多的一句话就是“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什么都知道。”  我知道知识也是一个魅力,这魅力持衡,厚重,有更高的含金量。  “看你,来到这城市,从零做起,什么没有干过,什么苦什么吃过,现在买了房,儿子也上了初中,有了自己的事业,多好。我对你只有一份深深的祝福。”  “谢谢姐姐。”  “我们是紧邻,目前这个状态多好,来往轻松,我喜欢这样。”人就是人,永远不可以任由情感的洪水泛滥,在心里要永远筑起理智的堤坝。爱本没有错,被爱也是一种幸福,可这爱如果伤害了别人,就是一种罪过。做人多苦,谁的灵魂不在顺逆,得失,浮尘,爱恨,苦乐,悲喜的漩涡里游荡,去往,煎熬,挣扎。人生美好的东西太多,有很多注定不会属于你,不能属于你。  “我送你副对联吧。”我说。  “好呀。”  我站起身,略加思考,提笔写下了:  玻璃世界,晶莹剔透冰心事  透明人间,十色五光万户窗  横批:诚实守信  他小心翼翼折起,拿在手中,仿佛握住了一份情感。  “天不早了,你明天还要上班,下楼休息吧。”我下了逐客令。  他站起,眼中仍然有柔情流动,但变成一股清澈的泉。  开门,送出,关门,我心里丝丝的痛,眼也有些湿润。  我躺下,很快就入梦了。    2011--1--17--6点 共 316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哪家治男科研究院好
昆明的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
常见癫痫疾病有哪些分型 主要给大家介绍三种分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