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中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超级侦探先生 第446章 真凶(一)

发布时间:2019-12-05 09:34:39 编辑:笔名

超级侦探先生 第446章 真凶(一)

一还不等林雷说话,陆芸用犀利的眼神盯着高岛元也,冷冷地说道:“怎么,还需要由我来解释你为什么撒谎么?”

高岛元也整个人微微一晃,心不甘情不愿地抬起了头,嘴唇动了动,却始终没有说出半个字来。

藤本警视疑惑地看着陆芸,小声问道:“陆警官,高岛元也到底怎么撒谎了呢?”

陆芸看了林雷一眼,微微蹙眉道:“还是你来说吧!”

林雷点点头,微笑着说道:“这个问题还是我来解释比较好,让女孩子解释,有点难以启齿。”

顿了一顿,林雷转头对藤本警视说道:“普通人如果从头天夜里睡到第二天早上,正常情况下起床的件事,那就是上厕所。高岛元也头一天晚上喝得酩酊大醉,据他说他一直醉酒到第二天中午,以常理推测,除非他膀胱功能比一般人强大,那么也有可能完全不上厕所。只不过,他头一天晚上喝的是啤酒,而且是二十多罐,这么多酒水绝不是人类膀胱能够承受的,他一定会起来上厕所。”

林雷这话一说完,藤本警视马上就明白了其中的关窍,立刻将眼光转向了高岛元也。

头一天晚上高岛元也喝酒的时候,当然也会上厕所,但是他是喝得人事不省,这说明他肚子里肯定有大量酒水。

肚子里有那么多酒水,一般人恐怕要不了一个小时,多两个小时,就会频繁地上厕所“解决”。

但是高岛元也当天夜里是醉酒醉得到了“人事不省”的程度,那么他突然脑子清醒,起来上厕所的可能性虽说不能排除,但更大的可能性是等酒精的麻醉效果散去之后,“尿意”才会强烈的涌现出来。

那么以他醉酒那种程度,一般来说,早上酒精作用慢慢减退,被尿憋醒的情况,就是大概率事件了。

当然,世事无,这只是一种“大概率”事件罢了。

只是这种大概率事件其实也有办法证实——譬如喝了那么多就水进肚子,能憋住十几个小时不上厕所,特别是酒精作用消退的早上到中午那几个小时,这人的膀胱一定“与众不同”。

普通人怎么也要上厕所的,这人膀胱真的能容纳得了那么多,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去医院做一个详细的检查就可以知道具体情况了。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每个人的身体功能都不尽相同。

总有人某方面“天赋异禀”,这也不稀奇,但是在医学检查面前,人的身体功能是无法撒谎的。

除非高岛元也的膀胱与众不同,否则他无法解释肚子里有大量酒水的情况下,十几个小时不上厕所。

所谓的一直宿醉不醒,直到中午才醒来,几乎可以肯定,这根本就是谎言!

高岛元也长长地叹了口气,苦笑道:“我终究不是什么超人,连撒尿这种细节都被你们留意到了,我实在无话可说。”

顿了一顿,高岛元也接着说道:“那天早上,大概九点多钟,我被尿憋醒,虽然脑子还昏昏沉沉,但是实在憋不住了,就跌跌撞撞地去上洗手间……上完洗手间,我感觉脑袋还是很沉,便想再多睡一会儿,于是正想回床上继续睡觉,忽然听见了一声凄厉的喊声……”

“喊声?!”林雷眼睛立刻深邃了起来,死死地盯着高岛元也。

高岛元也点点头,心有余悸地说道:“声音持续很短,但是我能肯定,这声惨叫就是房东秋池女士发出来的。毕竟我在这个公寓已经住了很长时间,秋池女士的声音,我是能听出来的。”

“后来呢?”不等林雷说话,陆芸立刻追问高岛元也。

高岛元也茫然地摇了摇头,缓缓地说道:“后来我脑袋实在太沉了,所以便爬上床继续睡觉,一直睡到中午……再后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高岛元也说完之后,长出了一口气,似乎终于将隐藏在内心深处的秘密宣之于众,有一种瞬间得到释放和解脱的感觉。

大家全都沉默了。

如果真如高岛元也所说,那么他听见的秋池女士那一声惨叫,一定是秋池女士遇害时发出的喊声。

这本来就是大概率事件。

正常情况下,只要不是职业杀手,那么受害人被尖刀刺中,肯定会痛得大呼小叫。除非凶手有捂嘴的动作或者先用刀割破受害人的的喉管,否则喊声是难以避免的。这种遇到剧痛喊叫是人的本能行为,几乎不会有人例外。

只不过这种喊声如果是被刺中要害,那么通常持续时间很短,多也就是喊一两嗓子,受害人就毙命了。

刀具行凶,缺乏瞬间毙命的能力。

若是枪械,那情况又不一样。被大口径子弹击中,被害人通常喊不出来,若是炸弹就更不用说……

就在大家都在思索高岛元也的话之际,藤本警视个开口问林雷道:“林侦探,如果高岛元也所说无误,那么秋池女士的喊声应该不算小,毕竟她是在一楼,而高岛元也在二楼。那么同为一楼,在秋池女士隔壁的赵毅,为什么没有听见呢?赵毅白天并没有睡觉啊!”

林雷笑了,淡淡地说道:“你忘记赵毅当时在干什么了?”

“在干什么?打络游戏啊!”藤本警视脱口而出道。

不等林雷说话,一旁的乔嫣插嘴道:“他可不光是打游戏,他还带着耳麦,并且跟人在语音聊天。秋池女士遇害的惨叫声应该只有短短一声而已,专注于打游戏,带着耳机语音聊天的赵毅,听不见或者忽略了这个声音,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

藤本警视仔细一琢磨,确实如此。

藤本恨恨地瞪了高岛元也一眼,厉声说道:“警察找你询问了很多次,你为什么不说实话?”

高岛元也低下了头,小声地说道:“我害怕案子与我有关……而且,我更害怕凶手报复我……”

“凶手报复你?”陆芸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关键的词语,她立刻追问道:“赶快说,你看见什么了?还是听见什么了?!你知道凶手是谁?!”

高岛元也沉默了,整个人开始剧烈的抖动起来,似乎非常害怕。

陆芸还要继续追问,然而林雷却摆了摆手,阻止了陆芸。

陆芸见林雷不让自己追问,也只好作罢,只是冷冷地看着高岛元也。

林雷从兜里掏出了一颗口香糖,放入嘴中慢慢地咀嚼起来……

良久之后,林雷才不疾不徐地说了一句:“说吧,那个声音,是什么时间传出来的?”

众人猛地一惊,顿时反应了过来!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没想到林雷在局中也如旁观者一样,头脑无比清醒!

是啊,这个案子时间脉络很清晰,只要知道秋池女士遇害的时间,那么凶手立刻就会浮出水面!

大家没有想到这一层,只不过是被高岛元也的话震惊到了,而急着想追问后面的情况罢了。

藤本警视急不可耐,厉声喝问高岛元也:“快说,你是起床上厕所的时候是什么时间?”

高岛元也还没说话,林雷却先说话了:“他不说,我也知道是谁。”

“啊?——”藤本警视大吃一惊,不可思议地看着林雷,嘴巴张得老大,足足十来秒钟都没有闭上。

林雷微眯着眼睛,缓缓地说道:“高岛元也害怕凶手报复他……谁有能力报复他呢?是公司女文员广田凉子?还是家政妇伊东成佳?”

藤本警视立刻摇头道:“这两个弱女子,肯定打不过高岛元也啊!”

林雷笑了笑,淡淡地说道:“那么,凶手是谁,似乎呼之欲出了呀!”

“黑川进!是黑川进!!!”藤本警视“唰”地一声站了起来,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高岛元也有些迷茫:“藤本警视,当时公寓里包括我在内,一共有三个人……”

高岛这话也不奇怪,他并不知道赵毅已经无罪释放的消息。

藤本警视简要地将赵毅有不在场证明的情况说了一遍,这时高岛元也目光不再迷离,终于抬起了头,扫视了众人一眼,沉声说道:“我起床上厕所的时候,听见了厕所窗外传来了区议员竞选宣传车的广播声音,事后我找人大厅,那天广播车在附近停留的时间,大概是九点五十到十点二十分左右。早,也不会超过九点五十……”

曰本是一个普选国家,区、市、县甚至众议院和参议院议员竞选,都是民众投票选出。

各个级别的政客在选举时自然要举行各种形式的拉票行动,其中某某议员的宣传广播车在某地巡逻宣传,是一种很常见的现象。

这个问题不必过多赘述,因为坑实在太大,大家都懂得……

看来当天路尺町某位区议员正坐着广播车四处广播,为自己带盐——哦不,为自己代言,刚好这个广播车的广播声音,被高岛元也听见了。

这种事都是公开进行,路人皆知,高岛元也随便一打听就能知道广播车停留的时间……

“嗦嘎!所热死噶

!”藤本警视猛地一拍大腿,激动地“飙”了一句本国语言。

案子的真凶,昭然若揭!

九点五十分左右还在公寓楼里听留的,除了赵毅和高岛元也之外,便是黑川进了!

凶手竟然是他!

藤本警视立刻掏出了,要拨打东京警视厅的,让他们派人前去抓捕黑川进——

然而就在这时,林雷却忽然开口了:“等等!”

藤本警视一愣,诧异地看着林雷:“林侦探,我们这里距离黑川进的住地比较远,还是通知警视厅派人去抓比较及时,咱们赶过去的话,若是路上堵车,什么时候能到可就说不准了……”

林雷摇摇头,依然阻止藤本警视:“别急。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藤本警视顿时脸上一红,尴尬地笑了笑:“呃……”

林雷心知肚明,藤本警视看来是想立功想疯了,虽然他只是自己的“胖翻译官”,哦不,助手,但破案之后肯定是“与有荣焉”,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林雷转头盯着高岛元也,一字一句地说道:“高岛先生,你可知道你的证言至关重要,几乎决定了一个人的生死。你可以不说话,但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高岛元也没有半分迟疑,点头说道:“我明白,侦探先生。我一直有所迟疑,没有向警方说实话,其实就是因为警察只抓走了赵毅,而没有抓黑川进。我担心我将这些情况说出来,黑川进会杀人灭口……”

正如高岛元也所说,当时公寓里一共有三个人。

警方抓走了赵毅,却没有抓黑川进以及高岛元也。

如果赵毅与黑川进合谋作案,黑川进也是凶手之一的话,那么高岛元也现在说出秋池女士遇害的时间,那几乎就是在指控黑川进也有重大嫌疑了……

因为害怕被黑川进杀人灭口,高岛元也不敢乱说,也算可以理解。

或者从更深层次考虑,赵毅不过是个华夏人罢了,警方认定他是凶手,高岛元也没有什么“心理负罪感”……

林雷微微点头,缓缓地说道:“你愿意出庭作证,那是不过。”

林雷略一思索,转头对藤本警视说道:“你现在马上从东京警视厅调一组警察过来,呃,不用太多人,两个人就行了。一个人在高岛家里,一个人安排在高岛家附近。24小时监视周围情况,保护重要证人高岛元也先生的生命安全。”

藤本警视立刻高声应道:“嗨伊!”

然而应了这一句“嗨伊”之后,藤本警视似乎想起了什么,小声地问林雷道:“林侦探,有必要这么大费周章么?高岛元也只是跟咱们几个人说过这个情况,黑川进根本不知道啊!我们悄悄地进村,打枪地不要,将黑川进秘密抓捕就行了啊!”

陆芸莞尔一笑,抢着说道:“咦,这句话怎么这么耳熟?你们曰本人都喜欢这句话么?”

藤本警视讪讪一笑,没敢接话。

林雷当然也知道这不过是藤本有意无意讨好自己这个华夏人罢了——他愿意说,由他去吧……

林雷很快收敛起了心思,神情严峻地说道:“藤本警视,你似乎忘了一个很严重的情况。”

藤本警视一愣,立刻追问道:“什么情况?”

林雷神情愈发严峻,冷冷地说道:“黑川进到底是什么人呢?”

“他是什么人?”藤本警视一脸懵逼……

陆芸和乔嫣异口同声地说道:“黑川进房间里的那张海报!”

“啊——海报!”

藤本警视一惊,整个人打了一个寒颤!

北京市怀柔区妇幼保健院
应城市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佛山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湖南市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九江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