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中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青春那些女孩教会我

发布时间:2019-12-06 12:14:44 编辑:笔名

而来。

他的名字突然冒了出来,铭刻在了她记忆的断岩之上。在她忘情的呼唤中,那疼痛在说,他的爱,她早已明了。她的爱,她这才发现。那么深,那末固执,那末不愿承认。

失望的泪水再一次淌落。哦,原来我是爱他的。

本文由《雨露文章》 负责整理槁项黄馘首发

把男人戒掉

什么又才是戒掉?

無論有多么生他的氣,她看到他總是會笑,是那種發自內心的笑。

也许他根本就不知道她在生他的气,根不知道她有多么的委屈。

是不是有了新欢就会忘了旧爱?

是不是每个男人都是这样?

但她又能说他甚么呢?

他又不是她的谁?

记忆能留住所有的东西,看见过的,听到过的,乃至想过的,但记忆能留住一个人的心吗?

“你听到过谁的脑海里有心脏的跳动的声音吗?”

生物老师的幽默总是那么不高明。她不知道她是不是能在脑海听到一个人的心跳声,但她知道,她大脑里的记忆现正在拼命的往外释放。

“我妈妈说如果我能和你在一起,一定愁眉蹙额要好好的对你。”

“没所谓啊,只要你过得比我好就可以了。”

咬牙恨齿“没所谓啊,只要你开心就好。”

“我这个人对吃的,穿的都没有甚么要求,只是对感情很看重。”

“我想我们只是时间不对。”

大脑里的记忆在不停的往外跑,只有这样她才能思考,才能分析。她是一直都是一个很念旧的人,总是收藏着朋友赠送的物品。妈妈却总是觉得太占地方,于是常在她不在的时候,将它们丢掉,再打给她述说。她觉得很无奈,其实妈妈不知道,最占地方的不是那些收藏,而是记忆。它们既不是物资,也不是能量,却能在脑海里一直存集,让思念变的沉重。

今年的冬天來的比哪一年的都早,卻早早的吹了兩天冷風后,太陽又撥開了層層的烏云,露出了微笑。她的笑卻和她的手一樣的冰冷。最近的工作很不順心,對她而言,連笑都變成了一種奢望。這時的他,卻總會很安靜的聽著她訴說,聽著她怒罵,聽著她抱怨。然后笑著安慰。此時,他就像這冬日里的太陽,在最寒冷的時刻溫暖著她,淡淡的,暖暖的。而她,則拼命的在他的身上吸取著社會生存的養分。

“你的手好冰啊,好像女生的手都是冰的,这样男人才能为她暖手。”

他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中,来回的磨擦着,直到自己的温度全都被她吸收。有种很疼爱的味道。这时,她总是会很安静的看着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情,是感动?还是喜欢?还是超级的喜欢?

“还历来没有人追过我呢,真想尝试一下,被女人追是什么感觉。”

“如果有一天我追你,你会要我吗?”很脆弱的心,很脆弱的摸索。

“我不知道。”

“为何呢?”

“我真的不知道!我曾经有过一段失败的爱情,可是到现在,我仍有很多东西放不下,这样对你很不公平。”

有种从高空跳下的感觉,耳边只有“呼呼”而过的风声。

“为什么是超级喜欢呢?”

“那就是超级,超级喜欢吧。”

“?”

“在数学里,当有个数一直贴近于零,但它又不是零,这时候我们就会说它趋过于零。那末超级超级喜欢就算是趋近于爱吧。”

脆弱的心找了另一个可以安抚的港湾。她总是分不清什么是感觉贼眉鼠眼,甚么感动。就像她只会说喜欢,超级喜欢,却从来不轻易的把爱说出口。她终于体会到,为何人们会说戒毒,戒烟或戒什么,却不用别的字来形容这个进程,原来“戒”是一种想放弃却又没法放弃的感觉。

“我今天想醉。”

“为何?”

“没有什么为什么,也没有甚么意思,只是自己想醉,只是想让人知道。”

他的短信很短,她却觉得意味很重。

“为什么?”

关心原来也可以变得这么的简单。

“说了没有甚么意思,只是想让人知道。”

“为何?”

“可不可以不要老问我为什么?”

“可不可以不要喝那么多?”

“那就看看我想不想你了,如果我想你了,我就会喝,越想

扬州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治疗卵巢炎医院

贵州哪治疗癫痫病好

洛阳治疗宫颈炎费用

聊城市中医院

儿童中暑的症状
孩子中暑症状
小孩流鼻血怎么回事
幼儿眼屎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