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中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大湾区资管变局:需要更有效的融合

发布时间:2019-05-17 15:37:30 编辑:笔名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沈述红一大波湾区发展的政策红利正相继释放,而数万亿级的资管市场无疑是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建设的重要布局与突破方向。

在这样一个有着两种制度、三种法律和货币的特殊区域里,差异让那些寻求在粤港澳大湾区发展的资管机构们激发出了神奇的化学反应。

“融则通,通则达”。他们努力抓住一切可以融合发展的机会,以各自的独特优势与融汇之道正书写属于自己的“湾区故事”。

走,到大湾区!

前海,位于深圳火车西站背后,西至前海湾,与深汕特别合作区一道被列为“特区中的特区”。2018年,这一地区企业数量达14.9万家,企业增加值突破2000亿。

而位于该地的前海深港基金小镇,正在成为深圳乃至粤港澳大湾区创新金融的“新名片”,瑞士信贷(香港)有限公司,东亚联丰投资管理(深圳)有限公司、建银国际(深圳)有限公司等一大批外资/港资机构已落户于此。

东亚联丰投资(深圳)于2017年10月25日获深圳市市场监管委发出营业执照,成为深圳首家投资管理外商独资企业(WFOE),并获得前海管理局等同意,作为区内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的试点企业。该公司为香港资管机构——东亚联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后者是东亚银行和德国联丰投资在香港的合营机构。“两年半前,我国出台了允许外资机构在中国独资成立私募基金公司的政策。外资机构大部分都去了上海,我们也去过上海金融办考察,但终决定来到深圳,成为‘试点’。”该公司执行董事卢穗欣告诉记者。

2017年,粤港澳大湾区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卢穗欣逐渐看到粤港澳大湾区在金融融合方面的措施已经在逐步推进,考虑到深圳离香港较近、东亚银行在华南的业务布局规划,以及前海深港基金小镇配套服务较为完善等因素,公司终在2018年年底迁入此地。

目前,该公司还处于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备案阶段,如果顺利,预计今年三季度成功备案,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将发行产品,然后逐步筹备和申请投顾业务资质。而为了迎接成功备案后的产品发行,公司的6名同事每周都会前往香港,与总部的投资团队沟通、学习。“产品没成立,不代表没事做。现在前海的团队已经融入了总部的投资风格和投资理念。而由于WFOE不能利用境外的风控和交易系统,在与香港团队对接后,前海的团队也在搭建自己的风控和交易系统。”

作为湾区发展的先行者,深圳前海自贸片区金融产业的发展格外引人瞩目,珠海横琴自贸片区同样如此。

此时,在距离前海深港基金小镇不到200公里的珠海横琴智慧金融产业园里,以谷科智能科技、安赐资本、宇信科技为代表的企业也在各自忙碌着。在开园的半年时间里,更多资管机构开始入驻此地。

谷科智能科技(珠海)有限公司的创始团队是一群从美国回来不久的金融高科技人才,他们期待在粤港澳大湾区大展拳脚,并立志成为“中国的贝莱德和MSCI的合体”。2018年08月20日,谷科智能科技在境内注册。2019年2月份,公司正式开业。

谷科智能科技是谷科集团旗下的一家金融高科技公司,总部位于美国纽约曼哈顿,其核心业务为持续研发和更新一个将策略研发、资产配置、风险控制、自动化交易、再到顶层资产管理,以及未来的专业智能金融投资平台运营等结合在一起的智能指数平台(GMB-PAI-I)。

该公司总经理李捷强表示,此次选择珠海横琴作为大中华区总部,是因为公司希望在大湾区找一个突破口,成为大湾区乃至中国大资管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横琴是一个好的突破口,它作为粤港澳合作新模式的示范区,拥有连通港澳的独特区位优势,以及新区、自贸区、粤港澳大湾区叠加政策优势和完善的产业配套措施。再加上横琴金融局非常重视人才,曾与我们董事长进行了一场会谈,说了很多关于横琴金融未来的构想,我们当时被打动了,希望能参与到横琴的高速发展中,并用自身的技术和产品打破大湾区各个区域之间的一些壁垒,实现大湾区在资产管理的大发展。”

此外,谷科智能科技还打算利用香港和澳门的通道,在大湾区内部实现全面融合发展。“我们在香港已经设了现代全新Santa Fe(格越)亮相今年日内瓦车展点,澳门的公司已经在筹备中。”不过,李捷强强调,公司的主要技术和业务还是在珠海。

带来了什么

作为国家发展大局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的纲领性文件,《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下称“纲要”)跨越“十三五”,乃至远期展望至2035年。很多资管机构在翘首期盼同时也不禁疑惑,这一人口与占地面积超越传统世界三大湾区的未来大湾区建设,究竟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机会。”深圳前海管理局产业促进处处长周耀荣这样说。

周耀荣坦言,由于《纲要》第十章节有近800字专门讲了前海,其中句话便是“强化前海现代服务业引擎作用”,很多大型金融机构看到了这些内容,很快就决定搬到了这里。“我们现在还有一个几千亿投资做的大项目,就是拿出1平方公里做国际科技金融城,这是非常大的手笔,也是很可观的机会。我们还将努力将前海建设成为国际化城市新中心,增加此地的生活功能、配套功能、公共服务功能,博物馆、体育公园等也在规划建设中。”

虽然目前前海仍有大片工地,但周耀荣相信,3-5年之内,前海一定会生机勃勃。

珠海横琴新区金融服务局局长池腾辉同样笃信横琴新区未来的发展潜力巨大。“过去40年,珠江口东岸的机遇比西岸多,大量的财富、产业、人才在珠江口的东岸,西岸相对比较薄弱。但是在未来的30年、40年,西岸的机会也同样充满了机遇,横琴就是这么一个地方,它是探索粤港澳金融深度合作理想的区域之一,也是粤澳金融合作的桥头堡。”

池腾辉解释,与前海自贸片区一样,横琴新区也出台了一系列金融扶持政策,涵盖金融科技、私募投资基金、保险、融资租赁等众多领域。“我们有针对企业落户的奖励、针对企业经营的奖励。除了给企业的奖励之外,还有给企业员工、个人、团队的奖励。金融类企业在2018年奖励发放金额已经超过8亿,这是非常大的奖励力度。”

具体到个体企业,卢穗欣表示,他们能做的就是将自身稳健的投研风格、成熟的产极链科技金明:只有跳下水你才可能学会游泳品管理经验,以及独具特色的风控体系引入内地。由于东亚银行的强制性公积金(简称“强积金”,香港的一项退休储蓄计划)由东亚联丰投资管理,公司在风控上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众所周知,强积金对风控要求非常高,因为投资人需要稳定的回报,不能有太大波动,特别是下行的波动不能太大,这让我们在这方面的能力较为突出,我们也希望能将这一风格延续下来,在成长的过程中逐步影响大湾区的其他资管机构。”

“同时,过去十年,中国企业在海外发展也很快,他们在境外发债,在香港和美国上市的情况特别多,这些也都是我们一直有覆盖的投资领域,我们可以把对美股和港股的投资经验带到过国内。”卢穗欣说。

李捷强则希望谷科智能科技能与同行一道,将金融科技的技术和理念在大湾区乃至全中国推广开来。他表示,在服务于来自内地和港澳的投资者的过程中,他们可以定制化提供全球和中国大类资产配置解决方案,利用产品和技术,打通制度与法律的监管壁垒。

如今,该公司技术授权服务业务已经陆续展开,并和其他机构合作发行了私募产品,并在正在着手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进行备案。同时,谷科智能科技与横琴金融局合作发行的横琴金融指数(湾区西岸上市公司综合指数)也已经发布,“该定制化指数明晰了珠江西岸和横琴上市公司整体水平,为区域和行业设定可量化的标准,便于投资者进一步跟踪珠江西岸与横琴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实现指数化投资,共享发展红利。”李捷强表示。

在他看来,金融科技将深入参与到大湾区金融融合中。“举例来说,互联互通方面要有顶层设计,要把大湾区在金融融合方面的平台利用数字技术建立起来。比如资金的清算系统、个人征信的共享系统、反洗钱的共享系统完全可以用金融科技去打造。两地间对于金融科技日益增长的需求正是金融科技和我们快速发展的契机。我们在金融科技系统开发经验,在资产管理、风险控制、投顾系统、数据中心、交易平台等领域均有强大的研发实力,可服务于两地间对金融科技有需求的政府机关、公司企业、金融机构、民间团体等。”

除了希望将金融科技的技术和理念在大湾区乃推广开来,李捷强还计划在公司强大后,做更多的智能化的专业化产品,走出国门,与海外机构共同金竞争,迎接海外投资,吸引他们投资中国。

更有效率的融合

“金融融合是粤港澳大湾区融合的重要组成部分,但目前我们要思考的是,如何更有效率的融合。”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杨沐指出。

在境内成立WFOE,是一件工程量非常大的事情。对此,卢穗欣深有体会。以较为关键的人才引进为例,该公司不仅吸收了总部派来的员工,还要在深圳本地招聘人才。“真正行动起来,才知道这个工作的复杂程度超出我的预期。”

卢穗欣介绍,作为WFOE,有制度规定他们招聘的人才的户口必须要挂在深圳,而深圳资管方面的人才相对于北京上海来说较为稀缺,这让我们在招聘上遇到了一些难题。再加上我们此前对内地地区的社保制度、税务、休假制度、津贴等方便比较陌生,如何平衡深圳前海的员工与香港的员工的福利待遇,要花费很多的功夫研究。”

他表示,在制定内地员工的待遇标准上,除了会和香港总部比,公司也会与内地同行比较,要让他们的待遇和国内同行比起来算是不错的。“同时,客观条件使得有一些方面香港员工待遇好一点,还有一些方面内地员工待遇好一点,我们需要多方平衡,终才会保证整体差异不太大。”

虽然大湾区已经陆续出台财税、交通等方面的融合措施,但卢穗欣建议这其中还有继续深化的可能,现在的融合效率还没有达到。“国内金融业很多人缴税超过30%,相对应的香港的税率才在15%左右,这其中有没有一些好的解决方案?此前财政部发了通知,对在大湾区工作的境外高端人才和紧缺人才给予补贴,免征个人所得税。这是好事,但具体的实施细则我还没看到,所以不知道这个通知能不能很好地解决我们的问题,让香港的人才更愿意到大湾区内陆城市来发展。”

而在大湾区内,港澳的企业在申请境内相关金融牌照的流程能否得以简化,都是卢穗欣关注的。“因为在深圳申请WFOE时还没有先例,摸索的时间比较长。未来如果大湾区能优化类似公司申请,对往后要进来的外资或金融机构是一个利好。同时,如果港澳资管机构在香港业务已经拿到牌照,能不能在大湾区其他城市备案后就获准运作同样的业务,也是可以讨论的,这可以吸引很多香港澳门的企业来这里发展。如果手续繁琐,与内地其他地区业务申请模式一模一样,没有凸显大湾区优势。因此,我认为大湾区内的企业的审批政策有进一步加强的空间。”

珠海金融科技人才较少的现状,也让李捷强遇到了人才引入困境。“我们还在继续招聘,希望能实现‘以一带三’,即每一个从美国归来的员工培养三个当地的员工,实现对当地金融人才的培养;我们还会和横琴金融局、横琴金融研究中心等机构联合做一些人才培训项目;同时通过实习生项目对澳门和珠海的金融科技方面的人才进行培养。此外,我们也希望横琴的配套设施、归国员工的激励制度和政策落地,业务推广和拓展中,政府能提供桥梁作用。希望横琴能向香港、深圳等地看齐,能快速配合企业解决有障碍的地方。”“由此,粤港澳大湾区需要建立更加有效的协同发展机制,内地和港澳金融法制需要进一步对接和协调,部分政扫地机器人哪个牌子好?家居清洁必备神器了解一下策稳定性有待进一步提升,跨境资本流动的价格调节机制尚未理顺,资本市场支持实体经济创新力度有待提升,较为复杂的银行账户体系影响金融运行的效率,满足港澳居民在内陆的金融需求存在一定政策障碍等。”杨沐表示。

大器“湾”成 必先有“料”奔驰GLC销量登顶产品质量屡被投诉 4S店推责永远的7日之都希望已死结局怎么达成 希望已死结局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