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中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狆國崛起威胁汏哥宝座美國无奈祭炪深宫怨妇

发布时间:2019-06-10 12:51:45 编辑:笔名

中国崛起威胁大哥宝座:美国无奈祭出深宫怨妇手段!

>   美国2008年总统选战已经紧锣密鼓地展 开,各路人马搭台抢位,筹款辩论;媒体智库也纷纷品头论足,出谋 划策。“布什后”美国总体政策的走势,包括对华政策的雏形,也在这看似纷纷攘攘的躁动中悄 然成型。

美国总统候选人说中国的“和平崛起”,就好像是在说美国的“和平衰落” 2008年底的这次总统大选,早就被包括《时代》周刊 在内的美国主流媒体公推为1928年以后“不可预测”的一次大选。在的民调中,高达70%的选民认为,美国现在的政策轨迹和发展方向是“错误的”。 如果把美国比喻成一辆车的话,选民希望的是彻底翻修,而不是小修小补。众多盘根错节的问题,像伊拉克“泥潭”、医疗保险痼疾、油价高企、社保体系入不敷 出、高额双项赤字、教育水平每况愈下、非法移民泛滥,林林总总挤满了议事本。而在这本来就纷繁嘈乱、莫衷一是的大背景下,“红色中国”的迅速崛起无疑给美 国的民族心理投下了一个阴影。

中国“和平崛起”的口号已经进入了美国政治话语中,成为各路总统竞选人和精英智囊们在提及中国时口熟能详的修饰词 和界定语。可是,每每听到这个短语从他们嘴里挤出时,你明显能感到那渗透到字里行间的危机感和紧迫感,好像他们说的不是中国将要如何“和平崛起”,而是美 国将要如何“和平衰落”。这种时不我待的急迫情绪,从几个主要总统竞选人近都对中国有强硬的言辞中,可略见一斑。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这种波及 政、商、学三界,弥漫全国的危机感和紧迫感,美国在20世纪后半叶曾经历过两次。一次是1957年10月,当苏联成功发射了颗绕地卫星后,总统艾森豪 威尔的支持率一夜间暴跌了22%。为了重拾科技老大的自信,美国政府加大投入,终在1969年率先登上了月球。第二次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当日本的地 产大亨、银行财团揣着迅速升值的日元,大肆购买带有美国国家实力象征的帝国大厦、哥伦比亚影片公司时,美国一片惊呼,“日本经济帝国完成了其在珍珠港没有 完成的任务。”一番震惊反思之余,美国成功实施了经济结构上的战略调整,把操作重 心转移到了以电子技术、计算机、生物工程为代表的新技术领域,从而开创了90年代长时段的经济增长和繁荣。

现在,面对中国“和平崛起”的势头, 美国从上到下,无不感到如芒在背。特别是近几年,无论是从媒体喧嚣的频率,还是从精英们疾呼的调门,都开始接近当年前两次。2007年以来,对于“中国制 造”、中国政府和中国人的指摘,更是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仔细分析,这其实仅是冰山露出水面的一角。它既是美国整体失落情绪的一种外化,又是重大民意 转变和战略调整的前兆。表面看来,似乎美国有不少人在担心中国崛起,实质上,他们是想借“中国话题”推动战略调整,进而确保美国的地位。

一旦两党在伊拉克问题上无法分出高下,很可能掉转枪口,一致对外,找寻中国作为国内失落情绪的发泄口在华盛顿流传着这么一个说法:如果你要找个 真正志同道合的伙伴,还是找你的狗吧。近来在对华关系问题上,各个政治派别之间出现了少有的合流倾向。一个跨党派的共识是:中国是“9?11” 后美国战略重心转移的实实在在的受惠者和赢家;中国的崛起,无论和平与否,都是以美国的衰落为代价的。一个在国会山有30多年游说阅历的“老说客”曾 向笔者透露,这种“异口同声”的情形,是他从没有见过的。这种殊途同归的态势,导致了目前两种看似矛盾,但实则相辅相成的结果。一方面,两党总统候选人尽量避免详细、全面阐述对华政策。因为目前还处于党派初选阶段,选区和国内政策议题更能吸引注意力;即便是谈论中国问题,也很难独辟蹊径、独树一帜。另一方面,一旦某个中国问题浮出水面,成为主导议题,各个候选人将会不遗余力,提高调门,以宣示姿态。因此,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为了选举的需要,一旦两党在伊拉克问题上无法分出高下,很可能掉转枪口,一致对外,找寻中国作为国内失落情绪的发泄口。特别需要注意的是,2008年夏天在北京举行的奥运会,正好跟美国大选的初期选举在时间上重合。中国,因为政治制度、意识形态、文化传统、经济发展和美国的天然差异,很容易被各个竞选阵营抓住把柄,大做文章。而中国对任何突发事态的正常应对或是应对不当,都可能被无限放大,成为美国竞选这长达一年多波动期的抨击靶子。

美国现在对中国从各种角度 的挑剔和指摘,其实都在为其长远的战略调整寻找到出路和打下伏笔在这种形势下,无疑为我们从宏观思路、具体政策到操作手法三个层面提出了挑战。笔者认为:一、美国现在对中国从各种角度的挑剔和指摘,其实都在为其长远的战略调整寻找出路和打下伏笔。从历史上看,在与苏联、日本的较量中, 虽然美国反应速度不快,出手也较慢,但一旦意识到危机,其集思广益的能力和调动一切力量的意愿都是不容小觑的。有鉴于此,从观念上一定要认清,中国这时候 无论做什么、怎么做都不可能成为美国称颂的对象;因此不必患得患失,亦步亦趋;更不必为所谓的“国际化”和“全球化”,而落入“美国化”思维的陷阱。

其次,在具体政策层面,需要考虑在2008年大选前后,美国可能会不按牌理出牌,甚至装疯卖傻。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曾讲过,在处理外交关系时, 好让你的敌手觉得你发了疯。这个建议,现在多次被美国的决策者用到对华关系的处理手法上。去年由参议员舒默和格雷厄姆提出的全面关税惩罚议案,明是针对中 国汇率政策,实是试探中美各方利益意志的探测气球。看似无理极端,实际是为了搅乱军心,希图乱中取胜。这种指南打北、混淆视听的手法,相信我们将会在未来 的几年中不断碰到。

,在近期的操作手法上,那些素来对华持有负 面印象的媒体和“议题设置者”,很有可能会成为中美交往的障碍。这需要中国直 接在美国受众中塑造现代中国、魅力中国、文化中国。这实际上是把美国政策制订者和普通民众区别对待,以公众外交的手法进一步攻关。

总之,美国在 对华政策制订和执行中反复出现的“钟摆效应”,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仍会延续。特别在跨党派的政府更迭时,这种晃动的幅度可能更剧烈;在某种特定的政治、经济 条件下,这种磨合所产生的碰撞甚至会造成中美间直接的冲突。对于明年中美关系可能出现的变化,我们如要防止其扰乱我对美政策,就需要有一个准确的把握。

癫痫病不可以吃什么
治疗方案
公众号微商城搭建报价
友情链接